平特精版图
首頁 總網滾動 高層之聲 工作要聞 地方頻道 三大建設 專項整治 政法動態 法學園地 媒體之聲 政法文化
今日,痛悼英雄!4名云南籍消防員生前故事令人淚目…
發布時間:2019-04-04     責任編輯:

為告慰英雄、激勵隊伍,

近日,應急管理部、四川省人民政府

批準在撲救四川涼山木里森林火災中

英勇犧牲的30名同志為烈士。


據@西昌發布,為沉痛哀悼撲救木里森林火災犧牲的英雄們,西昌市人民政府決定,2019年4月4日為哀悼日,全市范圍停止一切公共娛樂活動。

 

經四川省政府請示,國務院批準,今日涼山州西昌市、木里縣將降半旗,向在撲救木里森林火災中犧牲的30位英雄志哀。

 

消防,和平時代最危險的工作之一

然而,總有人矢志堅守

總有人用生命守護人間安寧

他們,是普通人,更是英雄

他們是硬漢,也有柔情

今日,悼別

 

趙萬昆、蔣飛飛、張浩、劉代旭、

幸更繁、程方偉、陳益波、趙耀東、

丁振軍、唐博英、李靈宏、孟兆星、

查衛光 、郭啟、徐鵬龍、周鵬、

張成朋、趙永一、古劍輝、張帥、

王佛軍、高繼塏、汪耀峰、孔祥磊、

楊瑞倫、康榮臻、代晉愷

捌斤、楊達瓦、鄒平

 

向30位生命的守護者致敬!

 

 

 

在這30名消防英雄里,

幸更繁、陳益波、查衛光、孔祥磊,

4名90后消防員來自云南。

接下來,

讓我們一起傾聽4位云南籍消防員的家人,

訴說他們生前的故事。

 

孔祥磊

來自紅河,彝族,1990年2月生

 


 

孔父:“之前兒子說,退役回家后,打算買幾頭牛,種點果樹。”

孔姑父:“有的事總要有人去做,雖然內心悲痛,但是為小磊感到驕傲。”

初中老師:“突然傳來噩耗,真讓人痛惜,愿祥磊一路走好。”

 

約好周六通電話,從此鈴聲不再響

還差8個月,孔祥磊就做滿12年消防員,可以退役回家了。以往,他每年都會回一次家。2年前,談了女朋友,前不久,剛訂婚。可假都沒有休完,就又歸隊了。每次趕往火場,他總是最后一個撤離。

 

孔祥磊出生在建水縣青龍鎮業租村委會法依村一個農村家庭。在父老鄉親眼中,工作時,他是沖鋒陷陣的消防戰士,總是勇往直前,獲得數枚軍功章;探親時,他是勤快懂事的乖孩子,家里的活他干,村里鄉親的活他也幫著干。

 

他從小就有個從軍夢,孔祥磊的父親孔凡兵告訴記者,多年來兒子有個習慣,逢周六都會給家里打電話。“他每次打電話回來,都問我們生活、身體情況。我們都會回復,很好,你要注意安全。”孔凡兵極力控制著內心的悲痛,“從兒子平時的話里,我們知道他的工作很危險。有時候,他還給我們看救火的小視頻和照片,我們只能叮囑他小心一點。”

 

孔凡兵回憶,之前兒子說,退役回家后,打算買幾頭牛,種點果樹。希望贍養好父母,照顧好妹妹。只是現在沒機會了,我和老伴今年都54歲了,身體都不太好。

 

陳益波

來自曲靖,1998年12月生

 

 

陳兄:“3月28日晚上,陳益波給母親打了個視頻電話,只看到他身后全黑,不像在屋里。他說‘剛打火回來,還在山上’。母親抱著我的孩子打招呼,他在電話那頭笑著說,‘乖乖,等小叔回來給你買新衣服。’”

 

入伍后一直托人為父親買藥治病

 

陳益波,老家在曲靖五星干松林。他已2年多沒回家,本想等今年9月休假。

 

4月2日凌晨1點多,陳父的手機響了又響,看到手機上有很多陌生來電,本以為是詐騙電話,回撥過去后得知的卻是兒子的噩耗。陳父回憶,打完那通電話自己緩了好一會兒。最后,家里的12人連夜駕車趕往西昌。

 

陳父介紹,兒子職中畢業后,家里不放心他出去打工,便合計讓他去部隊鍛煉一下。“孩子倒也爭氣,通過了新兵訓練,成為涼山州一名森林消防員。2年后,他跟家里商量,決定再干3年。”這期間,陳益波一直都沒有回家,父母想去看望,他也不讓。“他跟我說他這邊很忙,來了不能帶我們出去轉轉,我們在外面他也不放心。”陳父說。

 

陳益波的哥哥陳益華告訴記者,爹經常喊腿腳疼,弟弟就讓人幫忙買藥回來,上次帶回來的藥還沒用完。自從弟弟離家入伍,兄弟倆見面的機會極少。

 

陳母回憶,3月28日晚上那次視頻通話,畫面斷斷續續,沒聊幾句就斷了。本想著,今年9月小兒子當消防員就滿3年了,到時就會有探親假。

 

幸更繁

來自曲靖,1998年10月生


 

幸母:“家里條件不好,兒子從小就很愛讀書,不用幫家里做活的時候,他總是在看書。他曾經跟我說過,等退役以后就想在老家開家小館子,到時候家里人想吃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 

單位發的解放鞋都要留給父親穿

 

幸更繁是西昌森林消防大隊的通信員,21歲的他,老家在會澤縣紙廠鄉紙廠村委會,在家中排行老二,大姐已經出嫁,家里還有2個弟弟和1個妹妹。父母都是莊稼人,家里養個家禽總是舍不得宰,要等兒子回家來探親時,才肯吃。幸更繁也十分孝順、節儉。從前,單位里發的解放鞋,他舍不得穿,要留給父親上山挖地穿。

 

他的家人告訴記者,今年幸更繁春節沒有回家,他和家人最后一次聯系是在3月28日。

 

由于長年在外,工作也比較繁忙,幸更繁與家人的聯系,同樣只能通過電話進行。幸母回憶,平時打電話,兒子不會說太多工作上的事情,每次都是問問家里的情況。“我們都是鄉下人,也不懂得那么多,幸更繁能有出息是我們最大的愿望……”幸母淚如雨下。

 

在今年1月的森林巡檢中,幸更繁曾說:“每2個小時要傳輸一次林區情況,看、聽、聞、查、修,5種本領必須各個過硬。”作為通信員,必須24小時堅守,實時掌握林區情況,為指揮員決策提供有效的信息支撐。

 

查衛光

來自大理,彝族,1997年2月生


 

查父:“我接到電話,說我兒子沒有了,就好像是掉了一只手。”

查兄:“小六發,你一點都不守信用,騙你哥,說好的過年回來的……不要怕,不要怕,哥哥就來接你回家了。”

 

沒想到是最后一次聽到查衛光的聲音

 

查衛光,家鄉在南澗縣碧溪鄉松林行政村沙拉谷一社。他的堂哥查衛高告訴記者,“我們知道他已經遇難,但都不敢告訴他的父親,因為怕老人家接受不了。”

 

4月1日晚上,查衛光的哥哥查衛升發朋友圈悼念弟弟,“小六發(查衛光小名),你一點都不守信用,騙你哥,說好的過年回來的。現在好了,終于要回家了。不要怕,哥哥明天就來接你來了,你永遠都是哥最好的弟弟,永遠都是我和爸爸的驕傲,你是最棒的。不要怕,不要怕,哥哥就來接你回家了。”

 

據查衛光的親屬介紹,由于他的母親早年已經去世,家里面的生計主要是靠父親。

 

記者聯系上了查衛升,他已經到達西昌。他說,幾天前還和弟弟通過電話,互相問好。沒想到,那竟是最后一次聽到弟弟的聲音了。

 

 

淚別英雄,一路走好!

來源:春城晚報、@西昌發布、人民日報微博、央視新聞

編輯:武銘方

  

Copyright 2010-2018 版權所有: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員會
技術支持:云南力諾科技有限公司

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478號

平特精版图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今天 海南飞鱼游戏 55电玩城 pkpuer下载安装 8键水果机压分技巧2128 最准确的平码公式算法 pk10正规平台有么 时时彩票计划 湖北11选五推荐号 里贝里进球总球